“南海一号”出水的龙泉窑菊瓣纹盘

2019-04-23 13:13  发稿人: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南海一号”出水的龙泉窑菊瓣纹盘,装修华丽的哈萨克斯坦“黄金武士”,蕴含中式工艺元素的波兰座钟和柜子……近来,汇集13个国家博物馆保藏精粹的“殊方同享——丝绸之路国家博物馆文物精品展”在我国国家博物馆开幕,经过各个时期、不同类别的234件(套)文物,生动展现了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丰富多样的文明沟通。

  全景式出现丝绸之路文明

  “之前咱们办过的丝绸之路主题展览,都是丝绸之路某一段的出现。这次由我国国家博物馆牵头,联合12个国家级博物馆举行展览,全景式地展现丝绸之路文明沟通盛况,这样的规模、等级是前所未有的。”我国国家博物馆国际联络部副主任、研究馆员闫志对记者说。

  2018年11月,我国国家博物馆牵头举行首届丝绸之路国际博物馆联盟大会,签署了“丝绸之路国际博物馆联盟展览协作结构协议”。这次展览就是落实联盟大会结构下协作协议的详细行动。

  展览的主题是“殊方同享”。我国国家博物馆馆长王春法介绍,“殊方”一词源自汉朝班固所著《西都赋》,意为远方异域。“殊方同享”就是要让国际人民同享人类文明之光,完成“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境界。

  展览分为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两个板块,并按照地理方位将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归入人类文明沟通互鉴的微观视野中来观察和思考。陆上丝绸之路从我国开端,历经俄罗斯、蒙古、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波兰,直至波罗的海沿岸的拉脱维亚。海上丝绸之路则包括阿曼、柬埔寨、日本、韩国、我国五个单元。

  闫志介绍,此次展览选用多样化的展陈方式,空间结构区分防止碎片化,色彩调配愈加斗胆立异。“人们通常用黄色来对应陆上丝绸之路,用蓝色表现海上丝绸之路。事实上,陆上丝绸之路除了戈壁沙漠之外,还会经过草原、山丘、河流,等等。海上丝绸之路最具代表性的是那些海港城市,它们都是色彩斑斓的。所以咱们引进更多绚丽的颜色,来展现丝路网络的多彩。”

  文明沟通互鉴的见证

  参展的234件(套)文物是怎么挑选出来的呢?闫志告诉记者,挑选文物时紧扣“独特性”和“联络性”两个准则,凸显本国文明特征,一起也要反映本国与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文明联络。策展方还邀请每个国家博物馆分别撰写阐明文字,介绍本国在丝绸之路上的前史位置以及与其他国家区域之间沟通互鉴的成果。

  在俄罗斯展现单元,一件公元前2000年的叶形锋芒吸引了记者留意,它是图尔宾诺文明的典型器物。“人们通常将西汉张骞通西域事情作为‘丝绸之路’前史的初步,实际上我国与欧亚大陆西部的连接从史前时代就开端了。图尔宾诺文明的游牧民族在欧亚草原上纵横驰骋,将自己的青铜武器风格和文明传播四方。在我国的新疆、青海等区域,都发现了图尔宾诺文明遗存。”闫志说,“咱们将俄罗斯图尔宾诺墓葬出土的叶形锋芒和我国国家博物馆保藏的图尔宾诺文明倒钩矛对照展现,让观众直观地感受到欧亚草原上的文明沟通。”

  拉脱维亚是陆上丝绸之路的终点之一。展览中有一只来自唐代我国的杯子,是迄今为止在拉脱维亚境内发现的仅有一件我国文物,出土于11-12世纪时的利夫山墓地。专家推测,这只杯子可能是沿着丝绸之路来到中亚,再到达保加利亚的伏尔加,再经斯堪的纳维亚商人转手,最终抵达波罗的海沿岸。它曲折来到拉脱维亚的故事佐证了丝绸之路的伟大前史。

  位于阿拉伯半岛东南沿海的阿曼,与我国的来往可以追溯到唐朝。阿曼苏丹国国家博物馆的藏品包括数百件宝贵的我国文物,其中许多是经过海上丝绸之路带到阿曼的。展览中展出的苏哈尔之狮、青花缠枝牡丹纹罐等文物,即是我国制造的精美瓷器的代表,它们在古代阿曼被视为宝贵稀有的物品。

  日本和朝鲜半岛处于海上丝绸之路的东端,自古以来与我国的经贸、文明交往非常密切。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馆长钱谷真美介绍,此次参展的阿弥陀如来立像、突线钮铜铎、大井户茶碗等文物,均体现了我国文明对日本的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展览中有5件来自湖南长沙铜官窑博物馆的文物,它们是从千年沉船“黑石号”中打捞出来的,自2017年11月回归祖国后,首次进京展出。长沙铜官窑遗址办理处文物办理部部长瞿伟介绍,“黑石号”文物见证了晚唐时期我国瓷器外销的盛况以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悠久的交往前史。比如此次展出的国家一级文物长沙窑贴塑花叶纹双系执壶,选用了典型的铜官窑装修工艺,并融入了波斯金银器的风格,堪称中西方文明交融的艺术精品。

  “这些精美文物充分展现了‘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科技艺术交融互鉴、交汇碰撞的广度和深度,深刻揭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国际未来发展方向的前史必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