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日本从中国掠10万件文物

2018-09-19 13:46  发稿人:peili  来源:未知  浏览:
  当年曾参加在我国抢掠的亲历者也通知记者,日本当年在我国掠取财富的手法极点卑鄙,盗墓、剖开佛像、敲诈勒索巨贾等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连坟墓中死者身上的金链子都不放过。
 
  本年是抗战成功70周年,至今,在日本的各大博物馆,还能看到70年前的那场侵略战争对我国带来的损伤——许多日本侵华期间抢掠自我国的瑰宝被展现在日本的博物馆中,向国际夸耀。坐落东京上野公园周围的东京国立博物馆东瀛馆中就展现着大批我国文物,比方公元前5世纪的狮子、公元前5世纪的大铁锅、南宋官窑琮形瓶等。这些文物都被标上了“重要文明财”的符号,并制止游客摄影。
 
  文、图/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
 
  收藏宝贵文物大多没有标示来历
 
  东京国立博物馆“东瀛馆”,又称亚洲文物陈列馆,是日本博物馆中展出我国文物最多的博物馆,也是日本掠取亚洲国家文物的依据。
 
  博物馆工作人员佐佐木通知记者,整个博物馆大约有10万件藏品,其间,来自我国的藏品大约有1万件,除了日本本国展品外,就我国展品最多了。
 
  东瀛馆的第二层可以说就是我国专馆,总共五个陈列室,其间四个为我国考古,剩余一个是我国绘画书法。我国考古的榜首陈列室是重新石器年代到汉代出土的前期文物,总共111件展品,涵盖了骨器、石器、陶器、玉器、青铜器等种类。玉器部分,既有公元前5000年至公元前3000年的玉斧、玉璧、玉环、玉饰,二里头文明(公元前2000年)的玉刀,也有商周时期的贪吃纹佩玉、龙纹佩玉、玉龙、玉鱼、玉鸟,战国年代的琉璃象嵌玉、夔龙纹玉等。
 
  记者登录该馆官方网站发现,有11件我国文物被列为“日本国宝”,还有147件被列为重要文明产业等,这些文物都是“宝物中的宝物”。不过,这些文物大都没有标示来历,只要极少数注明晰是由或人捐献。
 
  这些尖端文物中不少是我国宋元明年代的绘画与书法。在“我国绘画书法”陈列室中,仅南宋李生《潇湘卧游图卷》、南宋李迪《红白芙蓉图》、南宋梁楷《雪景山水图》和元代因陀罗《禅机图断简寒山拾得图》4幅著作就被列为“日本国宝”,制止摄影。一旦有人摄影,工作人员就会责令删去相片。其他宝贵绘画还包含南宋马远的《洞山渡水图》,明代朱端的《寒江独钓图》,清代赵之谦的《花卉图》等。而书法著作则包括了黄庭坚、朱熹、赵孟頫、八大山人、郑燮等名家。
 
  从我国掠取的文物成博物馆镇馆之宝
 
  京都大学教授佐藤雄是一位研讨日军在亚洲的掠取的专家。他通知记者,整个二战期间,日本从我国掠回的宝贵文物大约有10万件,其他一般文物更是不可胜数,数量大约有几百万件,这也与我国官方之前发布的数据根本共同。据我国官方计算,自1931年至1945年抗日战争完毕,被日本掠取的文明产业有1879箱,被抢文物不可胜数,仅战后日本方面自己计算的数据就高达360万件。
 
  此外,京都不少博物馆也收藏着我国的国宝。最初佐藤雄就是在京都的许多博物馆都看到了我国文物感到吃惊,才决议对日本在二战期间对亚洲的文物掠取进行研讨。
 
  在京都大德寺,宋代禅宗画代表作《观音猿鹤图》赫然在列,并被标示为“国宝”和“重要文明财”,制止游客摄影。
 
  在京都泉屋博物馆,一件名为“猛虎食人卣”的青铜器,其文物阐明也显现,这件文物来自我国。虎食人卣是我国商代晚期的青铜器珍品,也是日本藏我国青铜器中最重要的两件之一,高35.7厘米,造型取踞虎与人相抱的姿势,立意独特。
 
  在京都东福寺,我国南宋年代的宗教肖像画《无准师范像》也吸引着很多游客。在京都知恩院,公元6世纪,也就是西魏年代的《菩萨处胎经》五贴也成为该寺院的镇馆之宝,距今已有1500多年前史。
 
  战后,我国学者要求日方偿还这些文明资产。美国曾对日本掠取的文物进行过查询,承认日本有17处当地寄存这些战时抢来的书本,其间有日本皇宫、东京科学博物馆、东京帝国大学等。美国占据当局的结论是,日本有300万册从我国各地图书馆掳掠来的宝贵图书和手稿。到现在,我国仅讨回16万册,缺乏其间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