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甲申易枢光绪生父何以取代恭亲王

2018-09-25 16:46  发稿人:peili  来源:未知  浏览:
  
 
  醇王乃宣宗(道光皇帝)第七子,文宗(咸丰皇帝)、恭王之弟。文宗即位时封为醇郡王,年仅十岁。至文宗驾崩,恭王联通两宫太后发起辛酉政变,正是醇王领兵,排闼直入,将权高倾朝的肃顺于床榻上捉拿,一鼓荡平顾命八大臣。此刻,醇王年方二十一岁。
 
  因穆宗(同治皇帝)年幼,国家又值内忧外患之际,不得已,乃设垂帘听政,并亲王辅政。此二者皆为权宜之计,祖宗成法所不见。朝中大权,实操诸辅政之亲王手中,两宫太后只要否决之权。恭王以“议政王大臣”任军机工头,下以数大臣辅之,凡事均由恭亲王做主,商之大臣而定。每日上朝,必由恭亲王将军机所商定者上奏请旨,太后多答应,虽偶有更动,极为稀有。世人及后人认为垂帘听政乃是太后一手遮天,实为无知妄言。
 
  醇王本为天潢贵胄,又娶西太后之胞妹为福晋,且立辛酉拥护之大功,议贵、议亲、议功,天然亦成朝廷栋梁。两宫及恭王遂委醇王掌握京师“神机营”。“神机营”源出前明旧制,为御林军精锐,清一色火器,内卫京师,外备征战。咸丰初年重设,由僧格林沁统率,军士皆由八旗及绿营中精中选精而来,装备火器,充作皇帝亲军。醇王接掌后,更将原健锐营、火器营等,同时归入“神机营”,步军、马队之外,亦有炮兵,光绪年间更习练水兵,实为京师内卫、外防之榜首主力。
 
  醇王掌兵,位虽不显,权却极重。同治三年,醇王赏亲王衔(以郡王的爵位享用亲王待遇),同治十一年实封亲王,为“亲王辅政”之关键人物之一。
 
  同治四年,翰林院编修蔡寿祺弹劾恭王贪墨、骄盈、揽权、徇私,责其应归政朝廷,退居藩邸,别择懿亲议政。西太后亲笔草诏,切责恭王“从议政以来,妄自尊大,许多狂傲。凭借爵高权重,目无君上。看朕冲龄,许多挟制。往往暗使挑拨,不行细问。每日召见,得意忘形。言语之间,许多取巧,满口中胡谈乱道”。
 
  不料,此举遭到惇亲王(道光皇帝第五子,咸丰之弟,恭王、醇王之兄)竭力反对。惇亲王上奏道:“恭亲王自议政以来,处理业务,未闻有昭著劣迹,惟召对时语言词气之间许多不检,究非臣民所共见共闻。而被参各款,查处又无实据,若遽行罢斥,窃恐风闻中外,谈论纷然,于用人行政,似有联系,殊非浅鲜。”
 
  太后无法,遂将处置之事,交由王公大臣公议,惇亲王等亲贵与倭仁等大臣,互不相让。醇王闻讯,星夜回京,亦为恭王不平。至此,朝中“拥恭”与“倒恭”者简直势成水火,而“拥恭”者中以王公亲贵为主,名为“拥恭”,实乃保卫“亲王辅政”之威望。激荡之下,两宫太后退让,恭王最终仅被“略示薄惩”,摘去“议政王”头衔。
 
  此番风云之中,醇王之和谐斡旋,功不行没。
 
  激流勇退
 
  穆宗(同治皇帝)崩逝,年仅十九岁。时值夜漏三下,两宫太后临视,痛哭失声。少顷,西太后对东太后道:“事已如此,哭亦无益。咱们回去歇歇罢。”荣禄跪奏:“此间尚有宗社大事,须两宫掌管,万不能回宫。请召军机、御前并近支亲贵入见。”
 
  两宫遂命荣禄传旨。恭王届时轻率说:“我要逃避,不能上去。”世人多认为恭王此举,乃是误认为其子载澄或可继承大位。盖因载澄与穆宗极为亲近,飞鹰走狗、眠花宿柳,穆宗病中亦曾有言或可传坐落载澄。不料,懿旨下,乃是册立醇王之子即位,此即当今皇帝(光绪皇帝)。
 
  醇王闻之,当即惊惧异常,昏扑倒地。两宫太后令宫监将其扶出,横卧殿角,无人看顾。御前大臣夤夜迎圣驾入宫,圣驾此刻年仅四岁。其母虽是西太后之胞妹,此刻亦是不舍,却又无法。本是身登大宝的喜事,闹得阖家凄惶。
 
  新君即位,赏醇王“亲王世袭罔替”,醇王力辞,太后禁绝。此刻,醇王以皇帝本生父之尊而为臣子,如仍厕身机枢,不只自招嫌疑,亦于礼节上难以周全。醇王遂上奏,言:“臣随从大行皇帝十有三年,昊天不吊,龙驭上宾。仰瞻遗容,五内崩裂。忽蒙懿旨下降,择定嗣皇帝,仓猝昏倒,罔知所措。独犯旧有肝疾,委顿成废。唯有哀恳矜全,许乞骸骨,为六合容一虚糜爵位之人,为宣宗成皇帝留一庸钝无才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