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读天下书领天下事做出正确决策

2018-10-10 11:01  发稿人:peili  来源:未知  浏览:
  毛泽东早年常说:读书要为全国奇,即读奇书、创奇事。作为巨大的革新家、战略家和理论家,毛泽东风云终身,书剑双修。所谓“剑”者,不单指军事,还包含对书本的运用之妙,以及思维和实践的力气。读书已然是为了磨剑、亮剑,以“创奇事”,当然就不能漫无边际地阅览,那样反倒会稀释思维和实践之“剑”的力度。
 
  因而,人们总是期望读好书,读大有益于人生境地和干事身手的“奇书”。这样一来,何为奇书,怎样择书之事,便冒了出来。
 
  毛泽东是22岁那年遭受这个问题的。作为师范生,他其时悉心古籍,但浩如烟海的古籍押上终身也读不完。所以,他在给老友萧子升的一封信中开列了77种经、史、子、集书目,直言:“我国应读之书止乎此。”这是现在知道的毛泽东第一个择书而读的行为。惋惜的是,这封信里所开列的77种典籍书目没有留存下来。事实上,毛泽东早年择读的书目大多都没有保存下来,这是毛泽东研讨的一件憾事。
 
  毛泽东在投身革新去奋力“创奇事”后,便把读书、择书、荐书当作必不可少的作业。依据他留下的文字或当事人的一些记载,可概括出他阅览、引荐和编拟的27个书目(名单附后)。这27个书目,少则3种,多则100种以上,触及上千种书。这当然远非毛泽东终身阅览的悉数。他去世后,在中南海住地的藏书达9万多册,都是新我国建立后依据他的需求连续装备的。还有,他当学生时记的《讲堂录》所载教师教学或要求课余阅览的,1957年一次性索要的十几种注释和研讨《老子》的书本,1959年前后为纠正“大跃进”失误在不少会议上重复引荐的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等书本,晚年从200多种各类笑话会集挑选的几十种,等等,都是能够经过考证收拾出书目来的,这儿均未计入他的择书之举。当然,列入这27个书目的,也不能说他都具体读过或读完了,但大部分毕竟是他挑选出来的,关于有“奇书”之效的经典,还详加批注。专做学问的人,终身读千种书,也属不易,况且毛泽东的首要精力还在革新和建造实践呢?
 
  最可“奇”者,不在择读之量,而在择读的内容和作用。毛泽东的择读,排在前三位的是哲学、马列和文史。但那些与他的实践活动联系不大的书本,他相同也多有阅览。他同来访的法国政治家评论拉普拉斯《世界系统论》同康德星云学说的联系,连对方也感到生疏。
 
  他要求领导干部们读一读苏联威廉斯写的《土壤学》,说“从那里边能够弄清楚农作物为什么会增加”。他提出增进农作物产值的“农业八字宪法”,与阅览此书显着有关。所谓用书之“奇”,由此可窥一斑。